天门资讯网--最有活力的资讯平台 天门资讯网--最有活力的资讯平台

天门资讯网 - www.sagmassab.com
互联网大杂脍

上面吃奶一个下面吃b试看,口述爱爱好爽细节过程

&nbsp随着马车的颠簸进入更深;   飞星城依旧和当年一样,仍然是那个犹如童话世界中流光溢彩的梦幻之城。

    西郊6号仍然是那栋三层高的精美别墅,它坐落于一处开满了鲜花的小山坡上,而站在别墅的院子里放眼远眺,前方就是一望无际的海洋,蓝得犹如一块漂亮的宝石。

    绿油油的草地上已铺上了鲜艳的红毯,一张典雅的白色长椅上坐着一个长腿女孩儿,她容貌出众,头发高高的挽起形成一个朝云式的发髻,这使得她的瓜子脸更显妩媚动人,而且她还穿戴着一套洁白神圣的婚纱,在这桃花绿荫和海天之色的映衬下,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惊艳之美。

    只不过女孩儿的脸色很是苍白,好像在承受着某种痛苦,眉宇之间虽化了浓妆,但还是有丝丝憔悴之色,起码眼球中的血丝并没有完全消除,最关键一点,她太冷了,不是气质上的冰冷,而是一种面相上的不开心,这个人正是代亦。

    山坡边的绿草地上,佣人们正在忙碌,代亦就望着这些忙碌的人群在出神。

    她并不是一个人,如此大好日子,闺蜜艾琳和许倩倩一直是陪伴在她左右的,不过看这两人的表情,脸上也没有半分喜色。

    对于这场婚事,艾琳和许倩倩的立场是站在自己好姐妹这边的,他们对白家的反感不是一点半点,但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代亦始终看着大海在出神,许梦晴没有猜错,代亦第一次对丁蒙动心就是在这里,当时丁蒙杀了黄龙,抱着她挥剑一路所向披靡,地方还是原来那个地方,可惜人却不是原来那个人了。

    别墅院子里这时走过来一个西装男子,男子样貌身材都很普通,若不是身上名贵的西服和铮亮的皮鞋衬托,这人真的可以用丑来形容。

    不但丑,而且面向上看去还很猥琐,一双眼睛老是眯着的,这个人就是远达集团的创始人白庆云。

    “老婆!”白庆云笑眯眯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其实他和代亦不仅仅是星辉时期的同学,而且两家人关系尚可,平时在蓝极星城也有往来,只是交情不深而已,毕竟代家和白家不是一个层次上的家族。

    丁蒙当初在星辉大考中脱颖而出,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一个天才诞生了,作为代亦的正牌男友,代家人的未来也是值得可期的,谁知道远征号冲进了虫洞,丁蒙一去不复返,白庆云的心思又活络起来。

    他垂涎代亦的美色不是一天两天,迅速展开猛烈的追求,可惜代亦根本就不正眼瞧他,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,被拒多次之后他也被拒出火气来了,正式找人向代家说媒提亲。

    代家这边其实情况并不乐观

小说文学

,代然君正值升迁的紧要关头,代家的主要产业又是旅游相关的酒店、餐饮、娱乐这些第三产业,如果不是这些年保持着与白家的联系,那双方绝对是竞争关系。

    代家一旦拒绝的话,那就不是简简单单的损失了,而会伤及根拔深一点今天老师随你本,但若答应的话,不仅会突飞猛进,而且还能与星虹集团牵线搭桥,这道选择题只要代亦的爷爷代明荣不是个白痴,就该知道怎么选。

    可是代亦本人不乐意啊,尤其是现在听到这个称呼,她更是烦上加烦,冷着一张脸根本就不搭理白庆云。

    丁蒙离开的这些年,代亦的修炼非但没有停下,反而速度惊人,半年前就已是高级战师了,代家这边估计也是怕她负隅顽抗,不但日夜继续的进行游说,而且代亦的大哥代跃甚至还给她注入了不少的本源体,就是怕她胡乱出手坏了大事,所以代亦的脸色一直不怎么好,她现在不但实力没有恢复,而且还忍受着剧痛。

    其实真正令代亦担心的就是自己的母亲,姚曼柔在代然君的几个妻子中地位并不高,白家提亲之后研究所就被关停,留下一个学徒丁文赫看守,而且属于没有一分钱的那种看守,而姚曼柔本人则被软禁了起来,至于什么时候放出来,那就得看代亦的表现了。

    “老婆,客人们都到齐了,时间快到了,现在已经是14时50分,还有半个小时就得入场了。”白庆云提醒道。

    代亦还是冷着一张脸没有答话,艾琳无奈道:“白庆云,你先过去招呼客人吧,我们还要给小亦做发型呢。”

    白庆云笑了笑,又扫了代亦全身上下一眼,代亦比其他女人最有优势的地方就在于那双又白又长的腿,每次看到这双腿,白庆云就感觉到自己身上某个部位居然不受控制的发生变化了,心头那股燥热更是直冲脑门,这也是他一直喜欢代亦的原因。

    今天就是订婚仪式,只要仪式一过代亦就顺理成章的变成他的第二任妻子,他已经打定了主意,今晚就在这飞星城的别墅里住下,他至少要在这双大长腿上摩擦七次以上。

    一想到那种事情,白庆云真是兴奋得直搓手,要说他的第一任妻子也不差,只不过那是另一个家族的长孙女,出于利益原因才跟他结合,结果结婚之后某方面过于冷淡,根本满足不了他,而他的目标就是要征服代亦这种女神级的美女……

    他还在那里自我幻想,冷不防迎面一个端着托盘的佣人撞上了他,托盘立即摔下,精美的饮料散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对不起,白少爷!”那女佣被吓坏了,赶紧弯腰低头道歉。

    

小说文学

这要是在平时,以白庆云的脾气直接就是一脚把人给踹了,好好的走路没长眼睛吗?

    不过代亦此刻在场,他自然要保持良好的风度:“算了,以后注意就行了,你端这些东西过来干什么?马上就要入场了。”

    女佣蹲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收拾饮料:“我送点喝的过来。”

    这些饮料正是芝凡系的特产宁神茶,想当初代亦第一次来飞星城,丁蒙那个土包子一口气喝了几十瓶宁神茶,一开始代亦有些不屑,后来又觉得丁蒙十分可爱,现在又看到这熟悉的包装,代亦心头更是涌起无限的怀念和伤感。

    白庆云皱眉道:“一会仪式就开始了,你这不是添乱吗?”

    女佣根本不敢抬头:“那我端回去?”

    代亦这时出声了:“送过来吧,我正好有些口渴。”

    白庆云立即笑着改口:“好好好,老婆说了算,老婆说了算,我一切都听老婆的。”

  &nb办公室跪下拉开拉链吃早餐sp; 不知情的人看到这一幕,还以为这对夫妻十分恩爱。

    那女佣动作娴熟,把宁神茶逐一在小桌上摆开,看着她专注的模样,代亦有些好奇:“你好!”

    女佣训练有素,立即站到一边恭恭敬敬的低头:“请问代小姐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代亦秀眉微蹩:“我总觉得你很面熟啊,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你似的,一时又想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女佣的头埋得更低了:“代小姐,我一直在飞星城工作,我的职责是维护这西郊别墅区的正常使用。”

    代亦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呢?”

    如果此刻有高手在场,一定会发现女佣眼中闪过的那一道不为人知的寒芒:“代小姐,我叫乐菲。”

    “哦!我知道了!”代亦的表情看上去没什么变化,她显然还没有想起来这个人,“你去忙吧!”

    乐菲恭恭敬敬的退下了,艾琳和许倩倩又开始为代亦补妆。

    对白家代家来说今天是喜事,但对代亦三人来说,这可不是什么好日子,简直就是上刑场,所以白庆云和乐菲一离开,三人又陷入到那种愁云惨雾、沉闷压抑的氛围中去了。

    艾琳是很想说说话安慰两个姐妹的,但很多次张口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到了现在这种时候,任何话语都显得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忽然间倒是许倩倩先诧异的开口了:“怎么多出来一条项链呢?琳姐,这是你的吗?”

    艾琳扭头一看,她发现许倩倩从草丛中拣起来一条奇怪的项链,这项链的链条材质很普通,但是系住的却是一小块暗金色的刀片,刀片呈新月形状、弧度扭曲,看上去诡异、冰冷而神秘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是女孩子用的项链呢?”艾琳把项链接了过来,“咦?这上面还有字呢?我瞧瞧啊,聚有何幸,别又何哀,生有何欢,死亦何苦,好像还是首诗呢……”

    这几句话立即就把代亦从神思中给拉回了现实,她几乎是一把就将项链抢了过来,仔细观察之后,她的呼吸立即急促起来,胸脯也在跟着剧烈的起伏。

    这根本不是什么项链,而是丁蒙的那把“英雄小刀”,她自信不会看错。

    代亦忽然想起来了,当年丁蒙离开之前,专门把英雄小刀传承给了梦颜,这刀竟然在此地出现,莫非是梦颜到来?

    她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,刚才那个女佣的名字不就是叫乐菲吗?当年梦颜伪装的女佣也叫乐菲,难道是梦颜已经潜入这里,借着送饮料的机会把小刀留在这里?

    但这还不是最关键一点,代亦曾经向丁蒙表白的时候,就直言这小刀可以做成一条项链,这件事除了她自己和丁蒙之外,绝对没有第三个人知道,现在小刀真的就做成了一条项链,还被梦颜亲自送来,而指挥梦颜敢如此冒险的人,那就只有丁蒙了。

    忽然间,代亦感觉自己的心砰砰直跳,跳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还强烈,她有一种强烈的直觉:丁蒙回来了!

    “小亦,你怎么了?”艾琳显然是觉察到了代亦心情大变。

    代亦猛的就站起了身,整个人仿佛瞬间焕发了光彩:“走,我们过去!”

    “过去?过哪去?”艾琳和许倩倩纳闷。

    代亦的表情很是自信:“当然是去院里的T台,准备仪式了。”

    艾琳和许倩倩一下子惊得目瞪口呆,到底怎么回事呀,代亦是被刺激到精神失常了吗?前后态度怎么转变得这么快?

    

赞一下
上一篇: 啊啊啊,二个老外把我稿惨了
下一篇: 大叔你的太大了我难爱,男生喜欢被口还是啪
隐藏边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