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门资讯网--最有活力的资讯平台 天门资讯网--最有活力的资讯平台

天门资讯网 - www.sagmassab.com
互联网大杂脍

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,哪种女人一摸就有水

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第一章

顾逸很容易就接受了这个设定,坐进去的时候还威胁到,“苏墨,那以后你的副驾驶就是我的了,绝对不能有别的男生。”

苏墨宠溺一笑,“嗯,你的,都是你的。”

进了车内,苏墨系上安全带,挂档,踩了离合,刚准备踩油门,顾逸的咳嗽声就响起了,“咳咳咳……”

苏墨转过头去,看见散着的安全带,立马就知道了顾逸的意思,“安全带自己扣。”

顾逸不动。

“快点。”

顾逸还是不动。

“我要踩油门了。”

顾逸依旧不动。

苏墨叹了一口气,伸过手去,帮他扣上安全带。

顾逸的腿即使在车内伸展不开,却仍然装作腿短,在不断晃荡。

脚底板打到硬质的地垫上发出一声声彰显着其主人开心的声音。

“知道吗!这才叫副驾驶的待遇!”

苏墨笑了一声,不置可否,踩了油门,车便驶了出去。

顾逸伸手打开暖风,温暖的空气便吹了出来,他舒服的喟叹一声,懒得动了,直接把他整个人埋到了座椅上。

转头看了眼刚刚掠过的景色,发现竟然都已经出了小区,又转头看了眼苏墨,突然记起来了管家的话,“我们去吃点东西吧?你从回来之后就没吃过东西对吧。”

“你饿吗?”,苏墨偏了偏头。

顾逸摸了摸肚子,“不饿,还有点撑。”

“那就不用了,我三点多吃的饭,”,苏墨收回目光,注视着前方的车况。

车在路上使着,夜已经很深了。路上的车辆稀疏,倒也是开的快。

“你中间那段时间干什么去了?”,顾逸抬手,拨弄了一下头顶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。

苏墨打了一下方向盘,转了个弯,“在帝都睡了一个长觉,然后去给一个人讲了童话故事。”

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第二章

“嗯。”

“对了,一一和季一凡怎么还没上来?”,方可涵有些担心。

——

季一任看着正前方,只剩10步阶梯距离的季一凡和任一石化,有些难以置信。

任一爬在季一凡背上,看着不远处爬在温若寒背上的季一任,有些意外。

你们怎么会在这儿?”,双方几乎同时问道,然后同时保持沉默。

最后任一拍了拍季一凡的背,“先上去再说。”

温若寒看向季一任,季一任点了一下头,“听妈的。”

温若寒:听。

——

广场上。

文学

一凡看着两人,“解释。”

季一任拉住温若寒,走到温若寒前面,把他罩在身后,“就像你们看到的这样,我和他在一起了。”

季一凡看着季一任,季一任一脸倔强,脸上大写着我就是要和他在一起。

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,任一站出来。

“两个月前。”

“嗯。”,任一看向温若寒。

温若寒把季一任拉到他左手边护着,看着任一和季一凡,“我会好好照顾她的。”

“拿什么照顾。”,季一凡容色平静地看着温若寒。

任一拉了一下季一凡,话要不要说的这么直。季一凡习惯性地轻揉了一下任一的脑袋,顺毛。

温若寒:“拿命。”

三人解释一愣,温若寒轻轻捏了一下季一任的手,看着季一凡,“你们可以给她的,我也能给。”

啧。

小子还挺帅的。

任一欣赏地看着温若寒。

季一凡在她腰间惩罚性的掐了一把。

任一瞪了季一凡一眼,看着温若寒,“这话说的,那我问你当年我家乖乖高考落榜需要你的时候,你去那儿了?”

季一任眸光颤了一下,看着温若寒,她也想知道,为什么找不到他。

温若寒沉默,看向季一任。

又要瞒着她。

季一任眸光暗了一下,蜷了一下手指,看向任一和季一凡,“他一直都和我保持联系的,不然我怎么会去A大。”

温若寒有些意外地看向季一任,季一任捏了一下他的手,她的人她的好好护着。

任一“啧啧。”了两声,走到季一任身边,手搭在她的肩头上,“我们过去聊,让他们两个谈谈。”

“可是。”

“你还想不想要你爸爸同意你们。”

季一任仰头看着任一,任一好姐妹拽着她离开。

季一凡看到两母女走远后,收回视线,看着温若寒,“她爷爷找过你?”

温若寒有些意外。

“钱?”,季一凡挑眉看着温若寒。

“我会把钱全部还给他。”

当年寒广生从季亚铭手中拿走150万,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拿出100万给冷书瑶做心脏移植手术,断了他的路,让他无路可退。

从那天起他就知道他和季一任的阶层跨级太多,想要和她在一起。

他必须努力的爬上去,和她并肩站在一起。

所以他变卖了手底下一切值钱的东西,辗转去到A大,在言教授的帮助下,和他的孙子言一成为合作伙伴,创业。

现在公司步入正轨,而寒广生从季亚铭手中的那笔钱,他早已攒好,打算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把钱还给他。

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第三章

日子悄然入冬。

常梨毕业的第四年,当年开的工作室已经超目标步入正轨,成为一个艺术文化类公司,还拉来了泡芙一块儿。

而外界传闻这公司实际的执行负责人是承和总裁,也是许氏整个集团的继承人。

前一年,许承正式把公司全权交给许宁青,而后带着陈湉游山玩水去了。

常梨和泡芙都不是管理公司的料,虽然是最大的两个股东,但不参与决策,生怕瞎决策把公司给弄倒闭了,于是决策权全权交给许宁青,两人只负责创作板块。

“梨儿,一会儿去晚饭吗?”泡芙脚一蹬,滑着椅子到她旁边。

“今天不行,要去我女儿的家长会。”常梨笑了笑,看她一眼,“范恺没约你吃饭?”

“他今天有活动。”

常梨看了眼时间,下午四点多,起身收拾东西,边笑问:“你们什么时候打算公开啊?”

泡芙漫不经心:“再说吧,这事儿不急。”

当初常梨刚认识泡芙时她朋友圈里就都是关于范恺的内容,那个有千万粉丝的微博号也经常吹范恺的粉红屁,追星女孩的人设立得非常稳。

后来因为陈潜让和珞迦公开受到非议,泡芙站出来说了那些话,而后范恺转发并且关注她。

当时#范恺泡芙互关#的热搜还挂了许久。

所有人都以为这不过是一个追星成功的故事,就连泡芙都这么以为。

直到范恺去向陈潜让要了泡芙的联系方式,认真表达了喜欢和追求。

泡芙直接在朋友圈发了一串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”表达激动之情,至于这背后为什么激动只有身边几人知道。

常梨原以为范恺追求泡芙只要一句喜欢就已经足够,万万没想到这一追就追了两年。

她问过泡芙为什么不答应。

泡芙很严肃地说:“这个时候谈恋爱太影响他事业了,30岁都还没到呢!成绩还没打牢,很可能造成粉丝大面积脱粉。”

常梨:……?

泡芙笑眯眯的解释:“我吧,不是他的女友粉,我只是个单纯的沉迷美色的事业粉。”

于是两年后,范恺拿到影帝奖杯,泡芙才答应了他。

但依旧迟迟不肯公开,持续地下恋情。

常梨随口调侃一句:“你们干脆隐婚隐孕好了。”

泡芙点点头:“好主意。”

常梨翻了个白眼,拎着包下楼。

许宁青已经在她公司底下等着了。

小梨子今年刚刚开始读小学一年级,今天是第一学期结束的家长会,学校邀请了父母一同参加。

许宁青把车开到学校门口,没马上下车,而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。

常梨歪着脑袋瞧了他一眼,就忍不住噗嗤笑出声。

她这位老公满脸都写着——“我踏马真不想看见我那个7岁的女婿”、“我的命好惨”、“我家公主自己给自己定了门娃娃亲可还行。”

一切都归结于:许璎和沈晨风继幼儿园同学之后,如今还成了小学同学。

-

此刻校园内。

因为要举行家长会,下午最后一节手工课取消,值日生开始打扫卫生。

许璎不是值日生,溜出去学校的面包房买蛋糕吃。

她拿小勺子舀一块奶油塞进嘴里,刚走出面包房就看到旁边江随咬着雪糕从小卖部出来。

许璎跳起来指着他:“江随你又冬天吃雪糕!阿姨肯定要骂你!”

“你别告诉我妈不就行了。”

许璎下巴一抬:“我就说。”

江随皱皱眉:“那我就告诉舅舅你不叫我哥哥,天天叫我名字。”

“我爸爸才不会骂我呢。”

“那我就把你和沈晨风的事告诉舅舅。”江随很快转变战略。

“……”许璎怂了。

“来。”江随坏笑着朝她勾勾手。

许璎站着没动,很警惕:“干嘛?”

“快过来,告诉你一个秘密。”江随往旁边走,“关于你男朋友的。”

“沈晨风才不是我男朋友!”许璎立马争辩道。

当初说男朋友时她才刚进幼儿园,什么都不懂,看人家小男孩儿长得好看就给他冠了这个名号,后来知道害羞了,可还是被江随这混蛋揪着从幼儿园嘲笑到了小学。

她争辩完,步子还是很诚实的朝江随走过去。

“认识阮卿卿吗?”江随问。

许璎点点头。

隔壁班的女生,长的很漂亮。

“她和沈晨风都选上英语节的小主持人了。”江随说。

许璎又点了点头,理所当然:“沈晨风英语本来就特别好,肯定可以选上的。”

“阮卿卿送了沈晨风礼物。”

嗯嗯嗯嗯嗯??

许璎立马警惕起来,又听江随悠悠道:“沈晨风收了哦。”

“她送了什么?”

“听说是一盒自己折的星星。”

江随说完,原本想看看许璎炸毛的样子,盯着她看了一秒,两秒,三秒……许璎眼眶红了。

“诶诶诶你别、别哭啊。”江随慌了。

“才没哭。”许璎嘟囔一句,不想搭理他了,转身就走。

回到教室时常梨和许宁青已经到了。

常梨转身看到她,举起手跟她挥了挥:“小梨子!”

许璎蹬蹬蹬跑进去,抓着常梨的腿扑进去,黏黏糊糊叫了声妈妈。

常梨把她抱起来:“怎么了这是?有人欺负你了?”

常梨想着学校里应该也没人会欺负许璎,一来许璎性格开朗,交了不少朋友,二来还有现在读二年级的她那江随江慎两个哥哥在,也不会让别人欺负她。

许璎扁扁嘴,揉了揉眼睛:“江随最讨厌了!”

常梨笑了声:“怎么讨厌了?”

她又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。

许宁青在自家公主面前是个没有原则的昏君,把许璎抱过去,当即表示:“改天爸爸去把江随爸爸打一顿,给你出气。”

常梨:“……”

江妄可太惨了。

估计是小朋友之间的小吵小闹,常梨也没放在心上。

很快家长会开始,其他小朋友都出去玩了,许璎刚刚红了眼眶,赖在许宁青怀里不肯走。

班主任放出幻灯片,上面统计了这一学期下来大家的各方面情况。

在成绩上许璎和常梨差不多,是个半吊子,始终浮游在班级中下层,而学校的文艺活动倒是参加了不少,诸如板报设计、小音乐家一类的活动,还拿了不少奖状。

常梨认真听老师奖,片刻后凑到许宁青耳边,手半挡着悄声说:“那个沈晨风成绩好好啊,几乎每门课都是第一,还是班长和数学课代表。”

许宁青轻嗤一声,对此很不屑。

中途沈晨风作为班长拎着水壶进来给各位家长倒茶。

到许宁青面前。

刚要倒水,一直怏怏的许璎突然坐起来,捂住杯口:“我爸爸妈妈不喝水。”

常梨:……?

许宁青:……孺子可教也。

沈晨风顿了顿,抬头看了许璎一眼,眉头轻轻一皱:“家长会挺久的,后面会渴的。”

他说话也是静静的,一点儿不像个一年级小学生的样子。

常梨心下一软,心想这小男生也太乖了,于是把许璎的手捞回去,笑眯眯的说:“谢谢你呀班长。”

许宁青也一改之前冷淡的态度,也笑着说了声谢谢。

常梨奇怪的偏头看他一眼。

瞬间了然,完全是因为自家女儿没被拐走高兴的。

赞一下
天门资讯网--最有活力的资讯平台
上一篇: 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:乖好好含着待会就给你
下一篇: 燃欲h鸽塔,软萌受 高H
隐藏边栏